嘉賓: 姜朋,清華大學經濟管理學院副教授、中國管理現代化研究會管理思想與商業倫理專業委員會副主任委員。姜朋老師講授的《批判性思維與道德推理》(簡稱CTMR)課程先后入選2020年首批“國家級一流本科課程”(線下課程)、清華大學2022年課程思政示范課、清華大學第五批標桿課。

訪談人: 葉明欣、袁振

編者按

清華大學經濟管理學院一直面向本科生開展 批判性思維教育 。自2016年起,C計劃作為專業的批判性思維教育和推廣機構,與 清華經管學院 展開了深度的合作 ( ) 。

2016年,C計劃聯合創始人 郭兆凡老師 受邀在清華經管學院開展系列 “批判性思維工作坊” ,培訓如何將批判性思維教育融入各學科教學中。自2017年秋季至今,C計劃聯合創始人 藍方、葉明欣老師 ,每個學期都受邀在清華經管學院的《批判性思維與道德推理》課上為本科學生做“批判性思維應用”的系列講座。

近日,C計劃有幸訪談了清華經管學院《批判性思維與道德推理》課程的主講教師之一 姜朋先生 ,對批判性思維教育的重要性、閱讀與說理的作用、大學開設此課程的原因等話題進行了交流,并摘錄如下與伙伴們分享。


/姜朋老師正在授課/

一、《批判性思維與道德推理》課程是如何進行思辨的,對學生有哪些影響?

C計劃: 您認為 《批判性思維與道德推理》 這樣一門課對學生的具體影響有哪些?

姜朋: 要評估課程的效果和影響,需要設計嚴謹的測試和更長期的跟進才行。短期來說 ,據我在課堂上的觀察,同學在表達觀點時會增加更多說理???能他剛開始時語氣比較沖,之后幾節課調門就慢慢下來了,不一定認為自己是絕對正確的了。任課教師能感受到這個過程中的微妙變化。

C計劃: 課堂上的探討具體是什么樣的,您能舉個例子嗎?

姜朋: 課堂上會有很多思想實驗的討論,一些可能成為現實。

比如, 發生疫情后,口罩要不要加價銷售?是應該尊重市場供求關系還是看重道德評價?

  • 又比如, 大學校園應不應該對公眾開放? 我們討論了在保證開放參觀的同時,要不擾動正常的學習秩序,該怎么去設計?

    還有一個場景是,學生食堂規定不能出借飯卡,但如果游客一家老小進校園,參觀累了,到食堂想要跟同學借飯卡, 到底應不應該借? 從道義上和規則上怎么去解釋?

    課程給學生提供了一個分析空間,一起把情緒化的表達變成公開的討論。我們討論的事情,其實是每個人都可能在生活中會遇到的問題。 課程在推動學生思考: 在解讀問題的時候,該用什么樣的思路去回應,站在什么樣的道德立場上能想得更深入?

    人類的道德判斷標準是多元的,用不同的視角得出的答案是不一樣的。 課程會去引導學生深入思考在實際應用中自己的動機和判斷的依據,從而避免簡單化的做法。

    課程又經常用案例作為引子、談資,這時候課前讀的書就會和現實對應起來,成為有益的思維訓練的實驗場。

    C計劃: 課后練習可能會是什么?

    姜朋: 有的作業是設計一個方案(就像前面提到的校園開放計劃),有的要為某個立場辯論(如是否該外借飯卡)。這個辯駁也許會顛覆學生原來的直覺認知,比如讓他去論證自己原來反對的觀點。但正是通過這種“擰巴勁”的設計,讓學生在討論中發現新的觀點。

    C計劃: 這很重要。在討論的過程中,學生會聽到不一樣的聲音,意識到其他人也有不同的處境和利益訴求,從而慢慢地擱置下結論,更愿意傾聽和說理。很多時候,兩種不同的觀點不一定就是敵對的,可以探討出第三條兼得的道路。對于不同觀點的理性化、事實化而非沖突化的探討,這種浸潤的過程特別重要。

    姜朋: 沒錯。

    C計劃: 您覺得,在探討大學開放相關問題的時候,以一般性的大學作為例子,和涉及到自己切身利益的情況,比如是否開放校園去進行對比時,討論的結果會有什么不一樣嗎?

    姜朋: 課程沒有刻意預設要帶入特別具體的情境。但學生有自己的生活經驗,課程會喚起他們的一些體驗。討論中,可以有情感(情緒)的表達,但是還得說理,就是這樣一種兼容的狀態。如果是完全沒經歷過的事情,讓學生代入就比較難了。


    /葉明欣老師受邀在清華經管學院的《批判性思維與道德推理》的課上為本科學生做“批判性思維應用”的系列講座/

    C計劃: 是的,包括學生們有時也會是其他大學的游客,他們也有這樣的生活經歷,都可以幫助判斷。我想起來關于無知之幕的一個教學設計,先選一個的角色,比如說你是去A大學參觀的旅客,你希望這個制度怎么設計,最后再反轉,你變成A大學的學生,是否仍支持這個設計。讓大家去看什么樣的設計是更公平的。

    姜朋: 我們帶著特定身份去看待一件事情,和把自己完全放空、置身事外的角度是不一樣的。 學生經過這些訓練能夠感受到這一點。

    C計劃: 對的,我們也是希望C計劃的小孩能夠換位不同的角度去思考。

    姜朋: 你們教小朋友可能要更難一些。大學生可以讀很正式的學術文本,但小朋友是做不到的,所以需要C計劃的課程去補充。

    學習者的成長路徑的確會對后續發展有一些影響。比如中學階段接觸過相關通識課程訓練的和完全沒接受過的學生,在大學課堂表現也會不一樣。

    C計劃: 《批判性思維與道德推理》和C計劃的兒童思辨課,都包含閱讀和說理。 您認為閱讀和說理對于學生的成長有哪些作用?

    姜朋: 閱讀是向內輸入,而說理無論是用手寫還是用嘴說,都是輸出。二者相當于是一進一出的過程。沒有輸入,就沒東西可輸出。 因此在課上,我們通過案例講解和討論,課外讓學生去閱讀,幫助他們在腦海中積累豐富的素材和觀點,并將其轉化為自己的思考和表達。這樣,閱讀和說理就可以形成一個閉環,一端輸入,一端輸出。這個過程當中,老師和學生包括助教之間也會變得融洽和快樂。

    當然,我們的差別可能在于要求目標受眾閱讀書籍的類型是不同的。要求大學生閱讀的是學術著作;C計劃面對的基礎教育階段的小朋友,讀的更多是繪本或者童話書和故事書,可能包括一些非虛構書。但實質上都在做一樣的工作,只不過你們把道理放在了故事里面或者敘事里面。

    二、 頂級學府為什么開設這門課,批判性思維有哪些價值?

    C計劃: 清華作為頂級學府,為什么會開設 《批判性思維與道德推理》 這門課程?

    姜朋: 經管學院開設的通識課程是清華大學推行的通識教育的有機組成部分。經管學院很早就開展了本科生課程體系改革,特別強調對本科生開展通識教育的重要性。

    《批判性思維與道德推理》就是這次教學改革的一個產物。 后來經過迭代演變,逐漸形成了現在的格局。目前,校內其他院系的同學也可以來選修。我覺得這門課仍然是在培育通識素養,深層次的目標是讓學生能夠鍛煉思維,掌握解決問題的方法,進而提升道德境界。


    /2024年3月,藍方老師受邀為清華經管學院本科學生做“批判性思維應用III”線上講座/

    C計劃: 這種批判性思維和道德推理的能力,以及解決問題的思路,不管是在經管還是其他學科,都是通用的。

    姜朋: 對,是通用的。其實,無論是哪個學科進行研究,都需要去探究假設、材料的真實性、論據的準確性等。這些都是科學訓練的一部分。不同學科背景的學生看待問題的方式有時會不同,在開展討論時也會帶來新的思想交匯。

    C計劃: 會有哪些不一樣?

    姜朋: 理工科的同學受過嚴謹的數理訓練,對數字的敏感性較高,推理比較縝密;但思考模式有時會相對線性。文科社科專業的同學在思考的發散性上有時會更好一些。不同的思維背景會幫助形成更多元、更有效的討論空間。

    但其實批判性思維不以文理為分界,它是一種通用的工具,幫助我們審視做事的 前提、假設和邏輯推理 的準確性。它在所有人的工作和生活中都有廣泛的應用價值,早一點去訓練學習和思考對自身發展會很有好處。

    C計劃: 提到審視前提假設,您能舉一個例子嗎?比如在C計劃的課堂上,我們有討論過“沒上重點初中就上不了重點高中,沒上重點高中就上不了重點大學……直至人生失敗?!边@樣的 滑坡論證 ,那它的背后其實也藏了一個前提假設,就是對于人生成功的固有定義。而這是需要反思的。

    姜朋: 比如我和同學們討論過一個問題:你開著救生艇要去救兩個荒島上的人,左邊的聲音聽上去人更多,而右邊聲音小,人更少,如果只能二選一,你會選擇去救人多的島還是人少的島?我通常認為他們會選擇救更多的人,但是我發現很多同學選擇去少的那邊。

    為什么呢? 有學生提的理由是: 去救多的人的話,船上一次性裝不了所有人,這會讓救援的人很難受;去救少的人則能把全部人救回來。

    但其實,萬一人少的島上只有5個人,你的船上能裝10個人,多出了5個空座位,為什么不去救更多的人?所以學生的表達其實已經包含著一些前提假設,比如救援的人的內心舒適是更重要的。在這樣討論的過程中,就幫助學生逐步勾勒出腦子里的潛在映射。

    C計劃: 這也反映出人的 自我保護機制 。這個話題又讓我想聊下批判性思維和美德的一些關系。很多人對批判性思維的認知只是工具性的,但其實批判性思維底層還是有社會責任意識、公平、公正等很重要的品質。

    姜朋: 我們這個課沒有預設特定的道德立場,而是通過梳理道德推理的眾多進路,開闊學生的視野,帶領學生一起探究不同倫理學說的可能邊界,希望他們“趟過一條條河流,理解它們的深度”,再去思考自己將要選擇的行事標準,設定自己的人生目標,最后成為有德性的人。

    C計劃: 所以雖然我們沒有專門去說這門課要倡導寬容和價值多元,但實際上的課程效果確實豐富了大家的價值觀。

    姜朋: 對,人們在看待問題的時候,倫理視角本身就是多元的。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優勢以及不可逾越的局限。所以在學習的過程中,需要保持 價值中立 ,包容別人的不同看法,形成和別人和諧相處應有的基本態度。 像一位哲學家說過的, 一個人可以在理解亞里士多德對柏拉圖的批評的同時仍然做一個堅定的柏拉圖主義者。 兩者并不矛盾。理解復雜思想的過程中,也可以保持不同觀點的兼容性。

    C計劃: 這是一個 螺旋式上升 的過程,從最開始自己的篤定,到面對這么多觀點和理論的迷失,最后再找到一個自己內心相對安定的落腳點。

    姜朋: 就像 《五燈會元》 里講的三重境界:“見山是山,見水是水。及至后來,親見知識,有個入處,見山不是山,見水不是水。而今得個休歇處,依前見山只是山,見水只是水?!碑斎贿@個結果也不是一個學期的課程就能達到的目標,最終是需要學生自己去長期思考的。


    /葉明欣老師受邀在清華經管學院的《批判性思維與道德推理》的課上為本科學生做“批判性思維應用”的系列講座/

    三、對于想學習批判性思維的建議和C計劃的期待

    C計劃: 對于很多即將就業,或者剛工作不久,但是還沒有了解批判性思維的年輕人,在思維訓練與個人成長方面,姜老師有哪些建議?

    姜朋: 其實并不是只有上課才能培養思維能力,只不過有效的訓練確實能幫助大家節省力氣,不用再自己去摸索。因此有興趣的話,可以找C計劃的這樣的平臺來學習。

    事實上,有心的話,什么事都能做成。即使上了課,后面自己不再努力,也可能忘掉之前學的東西,甚至可能走向反面。從這個角度來說,所有的思維訓練最終都服務于自己的人生目標,所以如果已經找到了方向,就去找資料來加工自己,磨礪自己的思維。


    /2024年3月,藍方老師受邀為清華經管學院本科學生做“批判性思維應用III”線上講座/

    C計劃: 姜老師是建議更多的青年學子不管是通過課程還是其他方式,都要盡量去找到鍛煉思維的一種方法。

    姜朋: 對的,生活中有很多有趣的問題和現象可以去觀察思考,可以做一點文字的梳理來提升自己的思考能力。

    C計劃: 對,這也是一種終身學習的過程。如果我們要獲得健康的身體,就需要長期堅持鍛煉,我們的思維也是一樣的道理。 我們怎么看待這個世界、怎么解決難題、怎么過上自洽豐盈的心靈生活,也需要去不斷的鍛煉,沒辦法一勞永逸。

    姜朋: 思維訓練有點像騎自行車。不會的時候可能真的想不通、做不到。而一旦掌握了,就不容易忘掉。這種訓練最終會變成肌肉記憶的一部分,每次看待一些問題時都能自然而然地運用起來。即使很久沒騎車了,找到一輛好用的自行車,依然可以保持平衡向前而不會摔在地上。

    C計劃: 是的,比如通過思維訓練養成了 質疑的意識 ,我們再看到一個新聞事件,就不會輕易被煽動情緒,而是本能地去詢問另外一邊的聲音到底是什么。

    C計劃: 我們也想請姜老師說一說,您認為我們C計劃有什么價值,以及對它未來有什么期待?

    姜朋: 首先是真的很感謝C計劃,感謝明欣老師和藍方老師長久以來對我的支持。我主講的部分其實更偏重道德推理部分,C計劃補充了批判性思維訓練的一些內容,讓我后面的教學更從容了。有的時候還沒等我解釋,有的學生們就已經能指出一些材料里存在什么樣的論證謬誤。不需要停下來重新梳理,可以很順利地往前推進,我非常享受這樣的配合。

    C計劃: 我們很榮幸能參與其中,提供一些入門性的、框架性的東西。


    /2024年3月,藍方老師在清華大學第二次線上講座/

    姜朋: 也不是入門性,應該叫做系統性才對。 經過中學階段的基礎教育,包括大學的幾年教育,學生們已經有一定的思維訓練儲備,只不過可能缺少一個契機打通和真實生活的關聯。 我們雖然也有歸納和演繹,但C計劃的講座使得圖譜更加完整,很大程度上把這些欠缺的空白點給補上了,打通了。我們后邊討論時,學生們也可以用到一些工具去進行分析。這點其實一直是得益于C計劃的幫助。這是我非常感謝的。

    C計劃: 謝謝姜老師這么高的評價,和清華的小伙伴互動對我們來說也是一個教學相長的過程。姜老師對我們的參與還有沒有什么期待和指點?

    姜朋: 我希望能繼續合作,引入新的話題,實現更好的教學效果。

    C計劃: 謝謝姜老師!

    C計劃最新課程

    C計劃最新思辨課已上線! 在線直播,適合 小學一年級到高三學生 , 培養孩子 深度閱讀、獨立思考、高階表達、人文素養 。

    點擊這里 查看購買,即日起至 5 月31日 最高享受 85折 優惠。